何润醒保险网

招商仁和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互联网医院首次接轨医保 好大夫纳入银川医保报销

互联网医院首次接轨医保 好大夫纳入银川医保报销

2019-05-05 11:53:42 分类:保险知识    

  编者按

  【医疗资源少且分布不均匀,看病难、看病贵,是困扰人们看病的长期难题。与之相对,互联网医院被寄予厚望。2014年,全国首个落地的互联网医院??广东省网络医院被正式推出。

  在两年的迅猛发展后,互联网医院行业迎来重大考验。医生和患者真的能脱离线下医疗机构独立看病吗?素未谋面的医生和患者可以相互信任吗?动辄几十万医生团队和千万用户的互联网医院,又是如何让这些用户保持黏性?】

  每经记者 金 ? 每经编辑 姚治宇

  3月19日,包括丁香园、春雨医生、七乐康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集团宣布驻扎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加上第一批进驻的好大夫和微医,银川已聚集了17家互联网医院平台。

  就在这一天,整个互联网医院的政策也迎来破冰。银川市人民政府当天宣布,参保人员不仅可以用医保个人账户直接支付网上看病、购药的费用,同时凡符合基本医疗保险“三项目录”范围的网上诊费,也能报销。而去年底首个落地银川的好大夫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成为了首家被银川纳入医保报销的机构,这也是全国首个与医保接轨的互联网医疗机构。

  “这就是说,在互联网医院的就医行为可以和实体医院看病一样,正常使用医保了。”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对记者表示,从理论上来看,互联网医院的管理目前还没有到国家层面,更多的是在各地试点。现阶段互联网医院产业发展仍然面临不少挑战,如何规范化是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难点在于患者对医生的信任

  与部分传统医院的“以药养医”不同,诊金、保费和相关产品销售等医疗服务收入将被定义为互联网医院的主要收入。互联网医院的创业者们试图通过这种新型的盈利模式,来破除传统意义的痼疾。

  七乐康医生副总裁侯锦标表示,尽管为了前期市场规模扩张需要投入考虑,目前还没有实现盈利。七乐康互联网医院主要瞄准与医生有过沟通的复诊病人,进展已经符合预期。不过,移动医疗行业现有的很多阻力还需要时间去解决。具体来看,传统的患者就医理念及就医习惯需要时间培养,固有的医疗体制及医疗机构的运作模式改革需要一定时间,让优质的医生完全跳出医院体制来打造个人影响力,也需要更多力量去实行。

  “医生应该得到更市场化的收入,并拥有属于自己的患者。”侯锦标表示,目前七乐康医生注册的医生中,最积极的医生粉丝上千,有些活跃度有限的医生粉丝较少,患者对医生满意还可以额外“打赏”。记者在七乐康医生上看到,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一名副主任医师的粉丝数有1643名,收到394个心意。

  在金蝶医疗副总经理李朝明看来,互联网医院的难题不在于让患者支付高于传统医院挂号费的诊疗费用,而是难在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度。对医生来说,单凭摄像头给没有见过面的病人开药肯定有风险,患者也不会相信医生的诊疗结果。因此互联网医院不适宜进行首诊,更适合用来解决诊后的问题,如康复和复诊等。

  “现在的互联网医院更多是远程会诊,这种模式已经很长时间了,进展不够理想的关键是医院没有成为主体。”李朝明认为,如果把互联网医院的模式定义为脱离实体医院的在线诊疗,盈利能力和持续性都有限,风险也很大。医疗的地域性和专业性都很强,互联网医院不可能完全脱离线下医疗机构,目前有竞争力的平台主要是在优化复诊流程。

  侯锦标对记者坦言,只要是新的东西,就一定会面临类似的困境,尤其是特殊性和专业性极高的医疗行业,只有足够专业才能够摸准行业痛点和用户需求。

  “医院+互联网”是趋势

  尽管首个医保接轨已经破冰,但互联网医院的建设工程任重道远,现在大部分平台的运营模式还只停留在初级阶段。李朝明认为,目前的医疗资源集中在医院手中,互联网医院的最佳模式应该是“医院+互联网”,即由医院占主导、把线下的某一部分业务放到互联网平台上。互联网企业应该借道医疗机构去面对医生和患者,“不应该是抛开医院、争夺医疗资源的竞争关系,而应是多方合作的关系。”

  在他看来,医院信息系统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细化到医生写病历和开处方等,都有相当多的管理要求和临床应用知识。未来的互联网医院门槛更高,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很难消化这样的大工程。

  王航也指出,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漫长的过程.好大夫在线智慧互联网医院利用了好大夫在线过去10年通过咨询服务积累的医生资源、患者流量,更是在分诊系统上连续投入8年时间不断进行系统优化。

  他还向记者解释好大夫智慧互联网医院的业务模式:定位在线上诊疗,不建线下医院、不采购医疗设备,充分发挥平台的分诊优势,通过“派单”的形式把患者的检验、检查、开药等诊疗需求分配下去,先天与线下医疗机构、药店、保险等具有合作关系。“我认为互联网医院最大的挑战在于用户习惯的转变。现在的矛盾在于,习惯使用互联网和APP的群体是不经常看病的年轻人,而经常去医院看病的主要群体恰好是不习惯使用互联网的中老年人。”

  尽管行业还在摸索和培育,王航对记者坚定地表示,投资者的观望和资本市场的冷却只是回归理性,医疗行业没有冬天。

相关资讯